046 醉酒后唤老公

《老人与海》的铃声响起,江玉林低头拿出电话一看,顿时皱紧了眉头。

完了,男神又给她打电话,他这样死缠烂打的,有损男神形象诶!

江玉林默默地吐槽一句,她想,容容都要走了,这一走两人指不定会分开,分开前道别一下下,也不留遗憾的吧。

这么想着,江玉林准备走出去接听电话。

明言逮住她的一片衣角,虚着眼睛:“别逃了啊!”

江玉林白了她一眼,抽出衣角:“放心,我们三人一定要把你灌醉。”

这边周源馨端着酒杯,跟友容敬酒:“容容,很高兴同学一场呢。”说着端起酒杯,轻轻地碰了下友容的杯子。

友容连忙端起来,喝了一口,结果这丫头不按常理出牌,一口气给全闷了,酒文化她不是很清楚,好像对方都喝光了,她似乎只有喝光光才能表示看重她。

友容只得把这劣质的甜酒全部喝完。

周源馨又让人送了果酒过来,她给友容满上,然后温柔一笑:“容容,祝你以后幸福。”说着又喝光了。

友容懵了:这丫头这么舍不得她吗?

周源馨的行为感染到了明言,心头顿时涌出万分的不舍,毕竟是相处了接近一年的人,以后分开,天南地北的,再见哪里还有这么容易。

等友容一走,以后,她们宿舍就差一个人~

搂着友容一连喝了好几杯,之前在火锅店几人还喝了两瓶啤酒,现在又喝,友容的肚子胀胀的,加之不知道是不是调酒师的缘故,她总觉得这果酒有些上头,不一会,友容就晕乎乎的,看见对面的周源馨似乎有两副面孔。

友容红着脸,歪倒在明言的身上,一个接一个的打着酒嗝。

周源馨伸手微微掩了口鼻,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对面两个丑态毕露的人,头也有些昏,但理智还在。

“容容,只有今天我才觉得你是……是跟我们差不多的人。”明言傻乎乎地笑道。

以前她总是觉得这姑娘跟她们不是一个频道的,友容被家里养的很好,任性骄纵,她很看不惯,可现在突然要离开,她才发现她的好。

多大气、爽快的一个人啊,跟她们那边的姑娘差不多,很对她的脾气~

她是北方人,酒量不止这点的,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就有些昏头了,逮着友容一个劲地说着胡话。

但是她出去上个厕所,回来后一定还能喝。

江玉林本来在外面接齐墨的电话,可这家伙似乎知道她们在哪里,所以直接就过来了。

江玉林转头看见拿着电话站在她身后的齐墨,瞬间明白,他一定是在学院听说了友容要转校的事情,特地寻过来的。

齐墨在夜色下抬头望了眼上方红绿色灯光闪烁的招牌,微微皱眉,迈着长腿走进去。

江玉林扁扁嘴跟上:知道她们在这里还给她打电话?什么意思嘛!

两人一走进去,就看见坐在靠角落的三人,成友容光着背对着门口,偏头靠在另一个女生的身上,她今日穿的是一身粉色的淑女裙,虽然露着背,但肌肤洁白细腻,这么安安静静的,看着让人好感顿生。

齐墨觉得成友容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好看过。

眸中有片刻的迷茫,他加快了步伐。

周源馨眸光中落入一修长的身影,她抬头望过去,齐墨那张俊俏斯文的面容出现在她眼前。

他径直向自己走来,薄唇紧抿,脸上带着担忧的神色,周源馨站了起来,定定地望着他。

哪知他在成友容的背后停住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