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见男人以主人自居,安宁猜测这人应该是这家铺子的老板,再听他一口一个的“二位”称呼自己跟韩进,安宁觉得别扭,便介绍道:“我夫家姓韩,这是我夫君,韩进。”

“原来是韩郎、韩娘子!”宋仁抱拳:“在下宋仁,这家铺子的东家。”

安宁微一俯身,她身边的韩进抱了抱拳,双方就算是做了介绍。

安宁走到院子放砖瓦样板的地方,发现正如宋仁所说,他家砖瓦的样式确实有好几种,砖有红、青两色,大小,厚度各不相同。有的砖上映着花纹,有的带孔。

而瓦也是红、青两色,但瓦的样式有三种。

一种是平常见到的,中间两条有弯幅度的瓦片,一种是幅度在大一些的,另一种是没有幅度的。

虽然每种上的改动不大,但盖出来的房子还是有所不同的。

安宁最终选定红色带花纹,且小一点的砖,配上不带幅度的青瓦。

安宁跟宋仁讨论了下三进的院子要多少的砖瓦,需要多少的银子,大致的算了一下,最后以三十两的价格给定了下来。

安宁先付了二十两的定金,等找好了泥瓦工就会让人过来拉砖瓦,宋仁一听她要找泥瓦工,急忙唤主已经走到门口的安宁和韩进,问:“韩娘子还没找好泥瓦工?”

安宁点头应是,然后见宋仁一脸的殷切,想着应该是他有认识的泥瓦工介绍给自己,便主动开口道:“宋老板可有认识的泥瓦工?”

宋仁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大儿子在镇上专给人盖房子的,手里边也有十来个人,我就想着,韩郎、韩娘子既然要找泥瓦工,我就毛遂自荐自家大儿子。”

宋仁说完见韩进面无表情,安宁则是皱眉沉思,再想到之前这个叫韩进的除了在自己跟韩娘子谈到关键时提过意见,其他的都是韩娘子说了算,便又对安宁道:“韩娘子放心,我大儿子虽然不大,但是是跟镇上有名的泥瓦工师傅学的手艺,盖的房子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宋老板多略了,我对宋老板还是信得过的,宋老板介绍的人我自然也是放心的,只是我想在年前就搬进新房,但宋老板说您大儿子手里只有十来个人,恐怕这人手上可能不够。”毕竟距离过年只有二十天不到了,安宁说出自己的顾虑。

宋仁原以为安宁不想用自己介绍的人,心里还在为没帮大儿子谈成这笔生意有些惋惜,便听安宁说是怕人手不够,而不是不想用自己介绍的人,便立马笑道:“韩娘子可能不知道,这镇上的泥瓦工头子都是互相认识的,平时哪个泥瓦工头子手里人不够也会从另一个泥瓦工头子手里边借人,所以韩娘子不用担心人手的问题。三进的院子多找些人手,年前完工问题应该不大,只是这工方面上…”

宋仁说到工钱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贴着脸推荐自个儿大儿子的,这还没等人家同意就谈起了工钱,便觉得老脸有些挂不住。

安宁自然是看出来他的尴尬,便摆手回道:“我们家砖瓦都是在宋老板这买的,宋老板这里要是有人手盖房子,我跟我夫君高兴还来不及,只要房子盖的没问题,年前能入住,工钱方面宋老板放心,别人多少我多少,一文钱都不会少给。”

安宁这话一说,用泥瓦工的事就算是也定下来了,现在就等着跟宋仁的大儿子谈一下工钱上的。

两人走出“宋氏砖瓦铺”又去粮铺买了五十几大米和五十斤面粉,既然要盖房子就要供人家泥瓦工中午饭,这样就能节省工人往返回家吃饭的时间多做点活,房子也能早点儿盖好。

买好米面,安宁想着这里距离刘忠马车也不是太远,自己虽然瘦,没什么力气,但扛一袋米或面也不是什么问题。哪知她刚伸手说自己也扛一袋,就见韩进一手一袋提起,然后甩在两肩上,那轻松的样子就好像拿两颗大白菜那么简单,安宁看的撇撇嘴,心里嘀咕:这男人还真骚包!

其实这点东西韩进还真没看在眼里,毕竟他长年进山打猎,早就练就了一身的好体力,所以他压根儿就没想过让安宁来扛。

一是没必要,二是压坏了娘子他会心疼。而且他来就是给娘子拿东西,干体力活的,娘子只管买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