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魔妃无霜 > 710、大意中招

710、大意中招

“不过……”他拉长了声音道:“若是你做不到,你就要以你的灵魂作为补偿我的代价。”

夜魔妃浑身都凉了,但眼下命都在它手上,根本就说不出一个不字,只能艰难的应道:“好。”

黑渊魔尊嘴里念出了生涩难懂的契语,然后将沾了口水的手指点在她的额头上,与她签下了契约。随后,他张口吐出了一个黑污污的圆球,上面还流淌着一些不明的恶心物质以及暗黑色的光,他把圆球抛给夜魔妃:“吃下它,就可以强行将你的实力提升到灵侯。”

夜魔妃欣喜若狂,也顾不上什么恶心不恶心,双手小心翼翼的接住了慢慢飘过来的圆光球,然后闭上眼睛,往自己的嘴里塞。

黑色的光球进入了她的嘴之后,她就感觉到了充沛的灵力往她身体各处窜,与她身体的灵力融为一体,同时,她的实力也在飞快的提升。

一阶……两阶……突破灵侯……

可是,她还没高兴多久,身体里那灵力似乎不控制了起来,硬生生的往外冲,那种痛苦,如同体内有无数的钢针往外扎,要将她扎成个筛子,最可怕的还不是这难以忍受的撕裂之痛,而是那些灵力似乎也在随着那些洞,从她的身体里穿涌而出。

不,她才刚刚升到灵侯五阶而已,不能就这样停止了。

她浑身是血的在地上打滚,撕心裂肺的冲碰上黑渊魔尊大叫:“不够……这不够……你这样是违背了……我们的交易……”

黑渊魔尊也查觉到了她的异样,一脚踩住夜魔妃的肩膀,让她不能动弹后,伸手就去探她的灵脉,碰触之后,他身子一颤,两只让人生畏的眼睛眯了起来:“咦……你的身上竟然被人下了鹰家人的血符?”

“什么血符?”夜魔妃完全不懂,但她感觉得到,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

黑渊魔尊没有搭理她的话,冷漠地道:“我给你的已经足够你破突灵王之阶,现在这状况是你自己的问题,与我无关。”

“可是,可是这样我怎么去对付夜无霜?”夜魔妃身体的那股助她升阶的灵力已了泄得只剩下不到一成了,虽然没之前那么痛苦了,但她的心却在滴血。

黑渊魔尊冷笑着:“你自己大意中了他们的招,这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时间一到,你若是不能履行,那就把你的灵魂交付给我。”

“不,不可以……”夜魔妃大叫着,后脚并用往后爬,就怕黑渊魔尊现在就取了她的灵魂。

黑渊魔尊冷笑着看着她狼狈的举动,扫了一眼地上画出来的那个黑血阵,身体化成了一道黑烟,融入了那黑血阵中。随后,黑血阵上干涸的血迹也随风飘扬,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夜魔妃最终也没能把那一成灵力留下,她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样子,试了一下自己的灵脉,灵脉虽然受损并不严重,配上极品的灵药灵液什么的养个五七天应该就可以养回来,可是她的实力却卡在了灵侯五阶。

最重要的是,她跟夜无霜的差距不是五阶,而是她还是灵侯,而夜无霜是灵王,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这样的她别说想要杀掉夜无霜了,只怕也对付不了九幽他们。

想到这,她心虚了起来,甚至有一种马上逃跑的冲动。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打消掉了,她逃又能逃到哪里去,能逃得过夜无霜和九幽他们,能逃出黑渊魔尊的魔掌吗?

对了,黑渊魔尊说,她的身体里中了鹰家人的血符,难道是鹰家人发现了她和黑渊的关系?那是谁给她下的血符,又是什么时候下的手?

是不是她找到鹰家人,就可以解开血符了?

她抬头看了下耸入云宵的豆蔓树,又很快打消了去找鹰宫人的心思。现在找到鹰宫的人,说不定逼问不出血符的事,反而会被他们在她的身上做更多的暗伤,从而再次浪费了她追击无霜的时间。

对,继续去找夜无霜,鹰家的血符能限制她不能接受黑渊魔尊的灵力,但肯定不能限制她接受其它的灵力,只要她能从夜无霜手中拿到九幽他们留给她升阶的灵力球,她一定就可突破灵王之阶,还有可能高出夜无霜一筹。

打定了主意,她取出了药瓶胡乱的往嘴里塞了一把,又连着灌了两瓶灵液,才让身体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随后,她不停的开始施放召唤术,虽然十次只有一次会成功,但还是被她召唤出了一只飞行灵兽,她马上跳上飞兽的后背,再次朝着豆蔓顶端而去。

这一次,她很小心,只落在了大叶子的边沿上,然后让灵兽往后飞一些,小心翼翼的靠近中心的红点所在。

也许是时间过得有些久了,中间红点那儿的灵力已经消散了许多,她又提升了实力,虽然其中受到了一些诱惑,还是撑住了,一步一步挪到了正中间。

她伸手朝着红点抓去,却抓一个空,然后一脚踩空,摔进了无霜他们进入的那个空间里。

夜魔妃遭遇的这些,无霜都不知道,她在黑暗中坚定了一个方向,直接往前,结果还真让她走了出来。

新的地方是一个漂亮的山谷,有花有草,还有溪水蜿蜒,而且山谷的每个角落里都开满了光烁着蓝色光芒的小花,如同点点繁星,漂亮极了。

无霜并没有被眼前的景色所迷,而是小心翼翼的把这个山谷探了一遍,山谷不大,但四面全是悬崖,小黑鹅亲上往上飞了一阵,也没能飞出去。而石壁都被无霜检查过了,也没能找到任何的出路,甚至她最先出来的地方一转身也没有任何可以进入的通道。

“我们又被困住了吗?”小黑鹅的火气越发的大了。

无霜轻笑着:“看来这里就是他们给我选定的安全地带,让我可以没有顾及的在这里冲击更高的境界。”

小黑鹅楞了好久,才问:“你想好了?”

无霜没有回答它,而是从空间里取出了一个帐篷。她搭得稳,但歪歪扭扭的并不漂亮,不过自己动手搭出来的也没什么嫌弃的,她又取出了一个贵妃榻,和一顶薄云纱制成的纱帐,然后在贵妃榻上用被子堆出一个人睡觉的模样,用薄被盖上,再把纱帐放下。